切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墙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楼市2014年最后一搏将到来效果如何尚不可知

发布时间:2020-03-04 05:42:30 阅读: 来源:切墙机厂家

年底的楼市很热闹,开发商为了销售任务,开始偷偷摸摸地降价;可是真正想出手购房的刚需和刚改购房者,遭遇了“各种难”。楼市2014年最后一搏,且等效果如何。

北方天冷了,天冷人就容易想夏天,夏天也无非就是姑娘的裙子短了,男人的眼睛长了。

天冷就一定要喝白酒,一个字:暖。满屋一片恭恭敬敬的寒暄,尊者落座,其他人方能把屁股放在椅子上。凉菜先上,三杯酒后热菜次第排开,如同受检阅的方阵,服务员轻盈似蚊子,徐徐斟酒。

按照官阶高低,依次向至尊敬酒。包间里窗帘低垂,吊灯高悬。若碰见高级领导,必端起酒杯,自我斟满,面向首长,“我干了、您随意。”双手举杯,一口吞了。

本人木讷,记得一次,见一老领导,我是第二场,已有醉意,见首长旁边坐一智者模样的人,举手投足拿腔捏调,让人刮目相看。此公穿针引线,诱使首长发表重要讲话,引导大家找准赞美首长的方向。慷慨激昂,身体绷得笔直,余光盯着首长的反应,见全场全做虔诚状,面色渐渐红润,谈吐愈机敏,声调越发高亢,抒情。我与朋友落座,老领导挥手引荐,然后三杯入席酒下肚。方明白此公乃公安什么领导,“你给我喝!”让人不爽的是命令型领导,做座山雕状,下属诺诺而饮,脖子仰成45度角,看谁喝得痛快。我自是不喜欢,酒喝得不爽,想来此君喜欢看到属下丑态状,似乎扒掉了他们的裤子,心里油然而生某种施虐的快感。碰到痞子腔,必然脸如醉枣,人如垂柳。

说远了,为何说喝酒,中原酒文化最盛,酒桌上各种痞子最多。什么是痞?《说文》解释,“痞,痛也”,是因为胸中懑闷结块而痛。现代字典里解释“痞”有多种含义:流氓无赖,公开场合说下流话,行为不正经,吊儿郎当,流里流气。

朋友寄我刘凯的书,其中一段写潘石屹:江湖上风大,吹不灭潘石屹这盏灯。有人说潘石屹厚而不黑。另有人说老潘先心黑手辣而后厚颜无耻,否则四个销售副总监的反目便无出处。实际上,潘石屹根本不厚也不黑,稍有风吹草动便遁入山中疗伤休息。后几经刺激,脸皮厚了寸许,遂对媒体耳语:骂我可以,先打个招呼。这已经不是酷,简直就是痞了。

有位名人叫黄怒波,他说,包括他自己在内,中国企业家很多都有痞子情结。对于当今中国企业家为什么有痞子情结,黄怒波如此解释:“为什么?因为我们都是文革过来的人,都当过红小兵红卫兵,如果我们没有从心底里清算那个混乱的年代,怎么能知道我们过去错在哪?”中国没有从文革中走出来,现在还是后文革时期。所以我提出来,必须清算文革,因为文革破坏了我们的一切价值观念。

痞子的经典名言“我是痞子我怕谁”,从业地产新闻数载,见证中原大地沧海桑田、几度变迁。高楼林立、阡陌变大道,臭水沟成西子湖。冷冰冰的经济学,变成了热腾腾的串串香,为痞子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地产,在一种鄙视的眼光中野蛮生长。

易中天谈北京人的官气与痞气,说北京“官商”中态度恶劣者“霸”,“私商”中态度恶劣者“痞”。官气就是骄虎之气;痞气也是骄虚之气,只不过骄不足而虚有余。痞气更多的是一种市井气,因为市井小民无权无势,没什么本钱与人抗争,也没有多少能力保护自己。为了求得老小平安,也为了找个心理平衡,他们不能不学会世故和圆滑,甚至学会损人和耍赖。

其实房地产的核心资源土地都在政府的手里,企业想得到资源,就不得不去寻租,不得不痞些,客观而论,痞气不仅有市井小民,王族贵胄者也不乏其人,头顶“两千年最会做官的中国人”美誉,号称“大清裱糊匠”的李鸿章,从南洋调至北洋接替曾国藩,曾不待寒暄,即问:“少荃,你现在到了此地,是外交第一冲要的关键;我今国势消弱,外人方协以谋我,小有错误,即贻害大局。你与洋人交涉,打算作何主意呢?”鸿章的回答很直白:“门生也没有打什么主意。我想,与洋人交涉,不管什么,我只同他打痞子腔。”不妨理解为:你与我讲道理,我跟你耍流氓;你跟我耍流氓?我与你讲道理。

真是“有痞走遍天涯,无痞寸步难行”,在房地产江湖,很多老板精于痞道,任志强说,“就是要给富人盖房”,“穷人就不该买房”,冯伦说,“做房奴那是活该”,很多企业专门把一些坑蒙拐骗的招数用在购房者身上,近日郑州多处都充斥着各种白条幅,国瑞静香园、怡商花园商务会馆、世纪豪阁、宏益华香港城、“港城793”、旭日龙园等楼盘被围堵,郑州楼市突然之间出现了一场“维权”潮。诸多问题浮出水面,业主拉横幅抗议、堵售楼处门维权,甚至出现了部分业主和开发商的摩擦冲突。

许多开发商还一脸轻松地面对消费者说:“有本事你就告去吧。”活生生一个中国痞道的绝佳范本。痞子各有不同,《水浒传》里牛二的痞法,就痞得单纯,这样的痞气浓度类似如孩子叫:“读书苦、读书累,读书还要交学费,不如加入黑社会,有的吃、有的穿,还有美女陪着睡。”地产正以一种骄傲的心态横眉冷对隔壁的小脚女人般的其他行业。的确,十个茅草堆绝对要比一个绣花枕头要有气势。郑州一年1000万平方米的交易量自然要比“想着只要革命了,俺就可以随便摸小尼姑头”的阿Q更有气势。

“痞”字疒在外,让人一看就知有病,可是它的内心却要否认,这就是“有病不愿医的”那种人!“痞”字是病加否,“痞”子一般“不”动“口”(即“否”),例如拖着不按时交房、更改规划、夸大宣传、偷工减料等,又没有房倒屋塌的实际绝症。其实干的都是毛大虫牛二或者大街上的小混混儿差不多的事。

现代社会讲究包装,男人衣冠楚楚,女人风情万种,真痞子也许抚琴风中,尽行人间雅事,举手投足都散发高贵气质,真雅人或许嬉笑怒骂,放浪形骸,令人侧目,雅和痞更难分辨真伪了,故曰:雅痞。潘石屹究竟痞不痞,或用辩证唯物主义发展观描述,是过去痞现在不痞了,或者过去不痞现在痞了,或者时痞时不痞,或者过去现在都痞都不痞,唯可效颦金圣叹批《水浒》,拊掌浩赞:只此一“痞”字便“妙极”!

河南一部分无良开发商的水平都是毛大虫牛二痞子,街头的下流痞子。只有部分达到潘石屹雅痞的境界。这些痞子企业看潘石屹如看甲骨文,而潘石屹看他们如看臭水沟。

一个人创业

摄影艺考

斩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