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墙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邓拓夫人捐36幅藏画展轴细看桃树白鸡图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5:15:55 阅读: 来源:切墙机厂家

深圳博物馆老馆收藏有国家一级文物20件,二级文物87件,分量最重者,当是古代书画。

从这一期鉴藏周刊开始,我们将探访这批藏在深圳的国宝,并将逐一对它们进行介绍。敬请垂注。——编者

一级文物这样出库

日前,记者如约来到老馆展厅后边的一座四层建筑前,这里就是库房,它掩映于绿荫之中。一楼铁质的大门开着一个小侧门,两位保安在门里站着,办公室主任、保管部主任、保安科长以及几位馆员都到了,大家却不能进,因为入库要履行手续。

国家一级文物、清代任伯年的《桃树白鸡图》。

仔细查阅馆藏目录。

从紫檀色大柜子的抽屉里,取出任伯年的《桃树白鸡图》。

深博的工作人员细心地展开《桃树白鸡图》。

馆员张冬煜手里拿着馆长签字许可的入库申请书交给了保安科长,保安科长仔细核对过后,大家才走进门去。记者属外来人员,依照规定要在门口的架子上放好自己的背包,包是不可以带进去的,签上自己的名字,注明工作单位、身份证号等,才随着张冬煜等人进入了电梯。电梯里,记者问张冬煜,钥匙平时是你把着吗?张冬煜说:“那可不是,责任重大,由保管部主任掌管,馆员入库房工作,必须是两个人以上,到主任那里领钥匙,出来前要仔细锁好门,然后马上把钥匙还回去。”

书画的库房在三楼走廊的左侧,得到特别的许可,记者才跟随张冬煜走了进去,里面显得清爽宜人,张冬煜说,“这里有一些国宝和珍贵的东西,尤其是古画,恒温恒湿的环境是必不可少的。”环顾四周,是一个宽大的套间,但由于柜子层叠、架子林立,显得里外的空间相当局促。工作台上,放着记录本、放大镜之类的东西。国家一级文物、清代任伯年的《桃树白鸡图》就在里间一排紫檀色大柜子中间的抽屉里。张冬煜戴好白手套,缓缓拉开抽屉,双手小心翼翼地捧出《桃树白鸡图》的画轴,穿过外间,通过走廊,来到右边宽大的展示室,把画轴轻轻放在天鹅绒的工作台面上,另外两位馆员早就戴好了白手套,他们轻轻地解开卷轴的系带,缓缓地展开了这幅名画。

“李逵”教“李鬼”功夫

这是一幅白绢上的画作,画面所写,为桃花树下张扬着大尾巴的一只白鸡,构图简洁,用笔粗放,鸡由白粉点染,从而呈现出羽毛蓬松的质感,画幅以黄绫为边缘,裱制得相当精致,左上角题“光绪乙酉春三月将望山阴任颐伯年画写”,旁有“颐印”朱印一方。

博物馆专门研究古书画的王晓春先生说,画上“颐印”的“颐”,是任伯年的名;题款中的“山阴”,是其籍贯,山阴在浙江,也就是今天的绍兴;他生于清道光十九年(1840年),卒于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享年56岁;题款中的“光绪乙酉”,是1885年,这幅画是他在那一年三月中旬所作,“望”就是阴历十五。

任伯年(任颐)是我国近代杰出画家,是海上画派中的佼佼者。父亲任声鹤是民间画像师,大伯任熊、二伯任薰是名声显赫的画家,任伯年为家风所染,儿时便能绘画。他十五六岁时,父亲病故,便到上海投奔伯父任熊、任薰学画,边学、边画、边卖。

徐悲鸿在《任伯年评传》中写到画家的一段趣闻:任伯年少小时就听父亲和伯父们经常提到任渭长这个大画家,所以为了画能卖得好,就在多面折扇上题“渭长”的款,任渭长恰巧途经任伯年的画摊,看到冒用自己名字所画的扇面水平很高,兴趣陡增,突然问道:“此扇面谁画的?”伯年答曰:“任渭长。”又问曰:“任渭长是你什么人?”这“李鬼”在“李逵”面前做贼心虚,最终把真情和盘托出。任渭长赏识这少年英俊,为解其生活所困,让他到苏州跟自己的弟弟居住,并且教他作画。徐悲鸿在《评传》里讲完故事后论到他后来的画业,“伯年因得致力陈老莲遗法,实宋以后中国画正宗,得浙派传统,精心观察造物,终得青出于蓝。”

任伯年作品值多少钱

任熊、任薰、任颐(任伯年)、任预,在清光绪年间被称为“海上四任”,任伯年是“四任”最为卓著者,又是海派之首,其重视传统,又吸收西画速写、设色等技法,形成风姿多彩的独特画风,画路宽广,其人物、山水、花卉、翎毛等均有扎实功底,尤以人物画见长。徐悲鸿说他是仇十洲之后,中国画家第一人;王雪涛说他用色非常讲究,尤其是用粉,近百年来没有一个及得过他;英国《画家》杂志说,任伯年的艺术造诣与西方凡高相若,在19世纪中是最具创造性的宗师。

任伯年一生创作甚富,传世作品较多,除深博这幅《桃树白鸡图》外,北京故宫博物院、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馆、南京博物院藏、浙江省博物馆藏、上海美术馆藏等机构均有收藏;就私人藏家而论,现代收藏家钱镜塘曾藏有上百幅精品,新加坡企业家陈之初为自己的收藏汇编成《任伯年画集》。自1986年5月由苏富比拍卖的《人物册》16万港元的价格起始,一路飙涨,1988年就有大突破,直指70多万港元;近10年来,上拍的作品计有五六百件,据雅昌艺术品检测中心的数据显示,2009年春拍任伯年画作达到554万元(比上季下跌77万元),其历史上最高价是4399万元。

《桃树白鸡图》出外展览时,必须放在这个盒子里。

在《桃树白鸡图》的右下角,有个“邓拓欢喜”的方印,那么这幅画一定跟邓拓的收藏有关系,为此记者走访了深圳博物馆馆长杨耀林。杨耀林说,那个印是邓拓先生的藏印,这幅画和其他35幅馆藏,来自邓拓夫人的捐赠。

三人成“讨局”

杨耀林说,1984年深圳还没有博物馆,自己只是文物考古队的业务骨干,那时面对施工动土发现的大批文物,大家就希望建一个博物馆。此时人才相当匮乏,就请广东省博物馆的莫稚先生当顾问,莫稚很爽快,就连夫人也动员了来,在巴登街租房子住了下来。也不“顾问”了,就跟考古队的人没日没夜地工作起来,当然大家时常还在念叨博物馆的事情。莫稚是非常有经验的文物工作者,他告诉大家,博物馆要先有文物,有好东西,那是馆的灵魂,光靠深圳地下出土的远远不够,要出去找有实力的大家“哀求”文物。

就文物事业来说,莫稚在广东甚至全国非常有人脉。广州有个书画鉴定大家叫苏庚春,早先曾在北京的琉璃厂古玩店当过学徒,工作多年,后南下广州,他同北京的画家唐云交情甚密,而画家唐云又和邓拓及其家人有过书画方面的交流。莫稚联系苏庚春,苏庚春联系唐云,三个人就形成“讨要”文物的一伙。他们商量,一定要讨点,当然越多越好,最终决定由唐云出面,跟邓拓夫人丁一岚“要”,丁一岚是原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台长,这时她正想着把邓拓遗留的文物捐给博物机构,听到想发展深圳文物事业,丁一岚动了恻隐之心,回绝了其他文博机构的要求,最终雪中送炭,决定把邓拓生前的藏画全部赠送给深圳。

36幅藏画来深

这一年的8月,丁一岚将36件套书画交给了唐云、苏庚春、莫稚三人,表示无偿地捐给深圳。莫稚和苏庚春经过打理,将这批藏品运到广州博物馆附近的华侨堂里寄存,曾任深圳市委书记的吴南生这时调来省里工作,听说接收到这么一批珍贵的文物,他也是懂画的人,马上来到华侨堂,一张张地仔细欣赏,连声叫好,说:“你们为深圳办了一件大好事。”

杨耀林说,接受到这么丰厚的捐赠,其中有一些是国宝级的东西,要是对丁一岚没有一点表示,感觉心里愧得慌。“那时财政窘迫,钱不多,只拿出2万元向丁一岚表示一下心意。丁一岚一再回绝,但拗不过我们,只好收下了。等我们走后,丁一岚把这2万元捐给了当时‘爱我长城、修我长城’基金会。”杨耀林说,邓拓先生让我们敬仰,他的夫人同样地高风亮节,让人敬佩。深圳博物馆能馆藏到这么好的东西,饮水思源,至今感谢二老。

1988年,深圳博物馆落成了,去北京请丁一岚参加揭幕仪式,当时她身体不是很好,行动不便,没有来。1998年,丁一岚因病逝世,我们参加了她的吊唁活动。丁一岚原是著名播音员,曾于1949年在天安门城楼上现场主持转播了开国大典盛况。邓拓平反昭雪后,她一边工作,一边主编了《邓拓全集》、《燕山夜话合集》,著有《中国救荒史》等。杨耀林说:“上世纪90年代,我们请国家的权威专家为馆藏文物做鉴定,邓拓生前收藏的这幅《桃树白鸡图》,以及《文会图》、《云岭飞瀑》、《芦雁图》等,都被专家们定为国家一级文物,邓拓的收藏成了深圳博物馆的至宝。”

大石块机械手价格

其他染整机械

高压包价格

蓝牙调光器货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