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墙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陈少强国资委亮剑四点发力助推央企改革

发布时间:2021-01-21 14:49:14 阅读: 来源:切墙机厂家

陈少强:国资委“亮剑” 四点发力助推央企改革

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既是世界发展潮流,又有利于提升国有资本的流动性,完善国有资本的治理结构  在国务院转变政府职能、简政放权等一系列推进市场化改革的背景下,作为国务院直属特设机构的国资委近日正式“亮剑”,宣布推出改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强化董事会职责以及央企派驻纪检组等“四项改革”计划,并公布了试点央企名单。

应该说,国资委的改革试点方案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改革试点方案既立足市场化改革的一般趋势,又结合央企的发展现状,并综合考虑各方面的可接受程度。目前,我们对“四项改革”的具体路径和详细方案尚不十分清晰,但从新闻发布会透露的信息来看,改革试点将央企改革的顶层设计和要解决的问题有效结合起来的意图还是很明显的。  四项试点改革触及国企改革关键点和难题。从现实的逻辑来看,这四项改革相互呼应,互有补充。首先,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力图解决竞争主体和竞争机制问题。混合所有制经济在我国国民经济中已经处于主要地位,但国有资本和社会民营资本的融合问题仍然困扰着我国经济社会的正常运行。为此,党的十五大首次提出了“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概念,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指出“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既是世界发展潮流,又有利于提升国有资本的流动性,完善国有资本的治理结构。本次混合所有制试点将涉及治理结构、职业经理人制度和市场化劳动用工制度、市场化激励和约束机制、员工持股、监管机制以及党建工作等六个方面。通过这些领域的改革探索实践,为我国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积累有益经验。  其次,改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主要是探索国有资产监管体制模式。《决定》明确提出要“以管资本为主加强国有资产监管,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组建若干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支持有条件的国有企业改组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试点必将调整国资委的职能定位,国资委和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关系需要理顺。同时,如何管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如何保障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能够提高国有资本的运营效率和效益,也是本次改革试点需要面对的议题。  第三,通过规范和加强董事会的职能来完善企业治理结构。长期以来,董事会职能未能充分发挥,是导致国有企业法人治理效率不高的重要因素。本次试点将在明确国资委与董事会的职责权限基础上,着重探索董事会行使高级管理人员选聘、业绩考核和薪酬管理的改革试点问题。  最后,通过驻纪检组试点的方式探索对国企负责人重点监督,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加强对企业主要负责人和领导班子及其成员的监督方式。在制度法规体系尚不十分完善的情况下,这种监督方式对保障和推动国有经济的发展壮大依然有效。  央企本次试点改革,对于地方国有企业的改革具有显著的导向作用。对于投资者而言,具有强烈市场化改革导向的央企改革试点,将对广大投资者带来很多想象空间和实质性的投资机会,这从相关央企股票市场的走向可见一斑。  不过,要长期获得资本市场的信赖,还需要扎实推进改革试点工作。从加强和完善央企改革试点的逻辑来看,至少下面几个事项值得关注:  一是“四项改革”试点如何统筹。当前,“四项改革”试点分别在不同企业进行。这种方式的改革,优势是难度小,风险可控,但其缺点也十分明显,即试点改革的有效性需要检验。毕竟,央企管理和运行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涉及人、财、物、管理机制体制协调等方方面面。在若干个央企的单个领域进行改革试点,将可能面临以下问题和挑战:首先,单一领域的改革试点效果如何评定?简单的方法是通过企业绩效来判断。但事实是,企业绩效是多方综合的结果,它既有可能归于某项改革的推进,也有可能是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因此,用企业绩效来说明某项改革的成功与否难以符合客观实际。其次,单项改革如何与其他三项改革互动?央企改革已进入深水区,各领域之间关联度很大,改革需要联动。为此,建议改革者加强顶层设计,统筹协调各改革之间的权重,提前做好改革绩效评价和考核的预案。  二是董事会如何坐实。央企董事会试点推进过程中的最大难点,是董事会的作用难以真正发挥,这与董事特别是外部董事的进入和退出机制有关。正如前些时期媒体所披露的那样,一些央企外部董事是离退休的老干部,这种产生机制很容易变为为央企谋取某种利益的渠道,外部董事的公正性和独立性值得怀疑,董事会虚化也就成为题中之义了。让董事特别是外部董事能够真正融入到央企,要注意理顺董事会和经理层、董事会和国资委的关系;强化外部董事的道义、职业和法律责任,外部董事不能因为是其“外部”性而不规避责任,同时也要赋予外部董事必要的权利。  三是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如何过渡。资本市场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大多高度期待,因为各方希望尽早获得改革带来制度红利和投资红利。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可能因体制机制改革而释放部分红利,让国有企业投资公司有更多的自主权,同时国有资本投资公司部分股权估值不是很高,社会民营资本有利可图。本次改革试点没有提及建立国有投资运营公司,主要是希望通过融合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提高国有资本的流动性,进而进行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等资本运作。下一步,是如何有效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转型。在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运营逐渐稳定成熟后,逐步实现“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向纯粹控股性质的“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过渡。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在资本市场通过股权融资、产权买卖等高级形态的资本运作活动,将大大提高国有资本的资源配置效率。  四是混合所有制的范围如何扩大。本次改革试点选择了几家竞争性相对较高的企业。这些试点企业的选择标准,除企业的资产(收入)规模因素之外,更重要的是考虑企业开放程度(如股权清晰、股权投资的多元化等)和在相关领域的改革基础。企业的开放程度和竞争性越高,社会和民营资本更容易进入,央企改革试点的示范效应将更加明显。可以看到,本次改革试点没有选择垄断性企业,是本着先易后难和稳步推进的原则,先以竞争性企业改革来总结经验,进而推广。从发展趋势来看,垄断企业终究是要被打破,社会民营资本终究要进入。建议改革在推进改革试点的同时,在综合考虑国家安全和垄断自然性属性等基础之上,逐步引入市场竞争,推进垄断性行业开放,将混合所有制真正落到实处。当然,垄断企业的开放,必须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基本原则。垄断企业的开放并不是为了开放而开放,更不是变相贱卖和侵吞国有资产。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